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杂志栏目 > 特稿

与时间赛跑的老教师:叶连平——我希望最后一口气也要在讲台上呼出去

2019-10-06 16:38:16 来源: 中国火炬杂志社 作者: 本站编辑
摘要:叶连平出生在山东青岛,年轻时,跟着父亲来到南京,进入当时的美国大使馆工作,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

“She studies at No1 Middle School.”

“她在第一中学学习。”

“They have the same skirts.”

“他们有相同的裙子。”

……
1570495633842131.jpg

开学第一天的傍晚,在安徽省和县乌江镇卜陈村的校外家庭教育辅导站,传出了一位老者浑厚的领读英语的声音。那是不停与时间赛跑的92岁的“中国好人”退休老教师叶连平,在义务为村里的留守儿童辅导功课。乡亲们说:“为了贫困孩子们,叶连平舍得花钱财,舍得花心血,舍得燃烧余热。他义务创办校外家庭教育辅导站19年,花光30余万元积蓄,用生命之光照亮1000余名留守儿童贫困儿童的人生之路。” 最近,这位可敬可亲的92岁的老人当选为全国道德模范。 

舍得花钱财,办起校外家庭教育辅导站

叶连平出生在山东青岛,年轻时,跟着父亲来到南京,进入当时的美国大使馆工作,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因历史原因,1965年,他被下放到卜陈村,是乡亲们帮他度过了那段最困难的日子。1978年,叶连平成了卜陈初中的一名老师。当时,他有机会回到南京,但他放弃了。当地两任教育局长都希望把叶连平从农村学校调到县里的中学,他也谢绝了。叶连平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哪儿都不去,乡亲们的孩子需要我。”

1991年,叶连平退休了。看到留守儿童和特困家庭孩子的学习成绩不理想后,一个自费创办校外家庭教育辅导站的念头在他心中油然而生。他腾出客厅和房间,打制课桌和板凳,义务办起了校外家庭教育辅导站。辅导站开始只有一个班20多人,后来发展到两个班40多人,却还是满足不了补课需要。这时,乌江镇政府和卜陈中学支持了7万元,为辅导站增加了教学和活动用房。辅导站扩展为4个班80多名孩子。

校外辅导站的水电、燃气、辅导资料、活动器材等,都是叶连平自掏腰包支付的。老两口没有孩子,每月3000多元退休工资也都贴补到辅导站的孩子们身上。特困家庭的孩子江月明,从初中开始,就在叶连平家免费吃住、免费补课。2006年,她考上和县一所重点高中;2009年,考上了南京理工大学。当江月明读完本科再读硕士研究生时,家里却拿不出一点钱来。叶连平资助她1万元,解了燃眉之急。如今,江月明已是南京市某科研所的科研骨干了。江敏、洪瑞瑞、钱龙女、杨鸿雁、陈欣悦等这些贫困孩子基本都是这种情况,究竟为他们花了多少钱,叶连平自己也说不清。

叶连平过着极为简朴的生活,他穿着五十年前的旧衣服在外地出差时,连一碗面条、一瓶矿泉水也舍不得买。然而,对自己苛刻的他对学生却格外大方。2012年,和县乌江镇设立叶连平奖学金基金会,叶连平一次拿出2.1万元,加上社会爱心人士的捐助,奖学金基金会金额增加到20余万元,惠及132名困难家庭的学生。 

舍得花心血,托起心中的朝阳

“叶老师在讲台上挥舞着小教鞭,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中间连口水都不喝,声音始终洪亮,精神始终饱满。” 叶连平曾教过的学生说。除了备课上课,他花心血最多的就是批改作业和给功课弱的孩子“吃小灶”。通过“吃小灶”考上了大学的洪瑞瑞说:“每天补完课都是晚上9点多,叶爷爷还要继续批改作业,看到他在台灯下字字斟酌、句句推敲,眼睛几乎要贴到本子上的样子时,我感动的泪水直在眼窝里打转。”

2016年,叶连平辅导过的留守特困儿童程士雪考上和县一中高中部。他相信她肯定能考上好大学,但考得上未必读得起。于是,叶连平找到在南京办公司的昔日学生,要求他给予资助。学生表示:程士雪今后上大学的费用全包了。同样是他辅导过的留守特困孩子钱龙女考上了和县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因家离学校偏远,到县城上学很不方便。叶连平分别给三位已经参加工作的昔日学生打电话,希望他们帮助钱龙女。两个学生送了一辆电瓶车,一个学生送来1000块钱,解决了钱龙女上下学的交通难题。

舍得燃烧余热,让生命放射灿烂光华

2012年底,叶连平患脑溢血,组织上把他送到南京军区总院进行手术治疗。在术后第5天,他就要求提前出院。医生告诫他,这种手术做完后起码要在医院住上一个月才行。叶连平说:“我想我的娃娃们想得快疯了,怎么还能安心住下去呢?”他不惜与医院签下了一份“生死状”,也要提前出院。出院第二天,头上还缠着绷带,他就站到了朝思暮想的辅导站讲台上。羸弱的身影,清瘦的面容,稀疏的银发……唯有他那洪亮的讲课声一如既往。那一刻,很多孩子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那一堂课格外安静,孩子们入神地听,小手在本子上不停地记……每当想起这一幕,叶连平总会眼角湿润,他说:“这是孩子们对我最好的回报。”

2018年夏天,叶连平的腰部被电瓶车严重撞伤。术后的第四天,他又不顾医生的劝阻,硬是提前出院了。伤筋动骨100天,医生劝他至少要卧床3个月,可他出院后第三天,就忍着伤痛、拄着拐杖,坐到辅导站讲台旁的凳子上给孩子们上英语课。他说:“我人生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要争分夺秒地为孩子们服务,我希望最后一口气也要在讲台上呼出去,而不是在床上。” 

用生命影响生命:当年资助的孩子已经反哺

近几年来,在叶连平的感召下,每到节假日,都有大学生志愿者来为孩子们补习功课。他们的到来,不仅英语,孩子们的数学、物理等课程都可以得到辅导。曾经的留守儿童杨鸿雁,曾在叶连平的辅导站免费吃住补课三年。大学毕业后,她在马鞍山市开了一家室内设计工作室。她时常回辅导站帮叶连平辅导学生,并兼做打理叶连平奖学金基金会工作。她对那些大学生志愿者动情地说:“叶爷爷点燃了乡村永不熄灭的烛光,是光照下一代的楷模。叶爷爷今年已经92岁,万一他哪一天不在了,我会把这个辅导站接过来,让叶爷爷教书育人、无私奉献的精神继续传承下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