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青年的知己

0

十几年前,他办了退休手续,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辛勤耕耘 40 年的教育教学工作岗位,心里涌出一股难以言表的失落感。但自从担任了辽宁省朝阳市喀左县利州街道建设社区关工委副主任以后,赵贵的生活一下子充实起来。十多年来,没有一分补贴,赵贵始终保持着共产党员向上向前的本色,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为青少年、为居民办了许多好事、实事、善事。

助力耳聋青年治病

在赵贵所辖的第三居民组,住户刘福林夫妻俩都是下岗职工,日子过得十分紧巴。2005 年秋末冬初的一天,赵贵按着社区书记张晓华的安排,来到他家核实情况,想为他们办低保,想不到他家的独生子、19 岁的刘勇竟是听力一级残疾,患有先天性耳聋。但他是个有志青年,在家里不是练书法、绘画,就是习练武术。在了解完刘家的经济情况后,赵贵心里也暗暗发誓,一定帮刘勇治好耳聋,让他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几天后,社区召开会议,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孙国德到建设社区想要包扶一户贫困家庭,社区领导经研究,原本将这个扶贫指标定在了第二居民组。赵贵闻讯后,赶紧找到社区书记张晓华,讲了刘家的贫困情况,最终为他们争取到了这个扶贫指标。

谈到为刘勇治病,孙国德旗帜鲜明地表态道 :“治,一定要治,但考虑眼下县财政比较吃紧,最好让他家先筹钱,回来后药费发票交给我,再想办法解决。”来到刘家,赵贵 把 县 领 导 的 想 法 与 承 诺,一五一十地讲给了刘勇的父母。几天后, 刘家筹集到 9 万多元, 刘勇在父亲陪同下,登上了开往首都北京的列车。在解放军总医院,经过专家会诊,手术得分两次进行,这次专家为刘勇进行了左耳耳道疏通,手术顺利完成。

听说刘勇手术成功回来了,赵贵赶忙过来看望,高兴过后,他心里泛起嘀咕,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三小年了,可刘家还是冷锅冷灶,没点过年气息。不用问赵贵心里也明白为给刘勇治病,几乎亲戚朋友家都借遍了,眼下刘家拿不出钱办年货。赵贵对刘勇父母说 :“你们甭着急,关于过年的事,我再跑跑腿。”第二天,各单位刚一上班,赵贵顶着寒风便推开了县计生委主任司春林办公室的房门,他讲了刘家实际情况。司春林说 :“对于患病治疗的独生子女及其父母,我们计生委一定关照,让他们享受到党的温暖和计生部门的呵护关爱。”当即,他叫会计从办公经费里挤出 1200 元交给了赵贵。也巧,这天刘勇及其父母一家三口的“低保”也批下来了。赵贵赶到刘家,一手递过 1200 元现金,一面叫刘勇父亲到县民政局去支取“低保”金。对于刘家来说,这可真是双喜临门。

转眼,到了刘勇要进行第二次手术的时候了。临出发前,县总工会、县残联、县民政局为他共捐助了 6500 元。医院顺利为他右耳做了耳廓再生手术。出院后,刘勇的听力几乎接近常人。但赵贵并没为此满足,因为刘勇有一技之长,于是他通过社区帮忙,为刘勇争取到朝阳市一家职业技师学院免费学习的指标 ;一年后,赵贵又将刘勇送进当地职专学习 ; 2010 年 7 月毕业后,刘勇又顺利地考入了沈阳职业技术学院,成了一名大专生。毕业后,刘勇在社区当上一名义工,由于业务熟练,加上他任劳任怨,很快得到了县残联的赏识。县残联主席张国政将他调进县残联工作,并兼利州街道建安社区残联专干。 2017 年 7 月 1日,刘勇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眼下,大多同龄人都当上了父亲,赵贵又托亲靠友,为刘勇介绍女朋友,争取让他早日建成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帮残疾青年实现老有所居

经诊断,白瑜佳被定为二级智残,每当想起此事,母亲崔亚君便痛心疾首。那是白瑜佳两三岁时,母亲抱他出屋,不料走出外屋时她滑了一跤,把白瑜佳的脑袋重重地磕在门框上,从此聪明伶俐的孩子变得很呆滞,加上家里困难,没有及时医治,而落下终身智残。几年前,大城子镇政府考虑到崔亚君家的特殊情况,破例将白瑜佳转成城镇户口,并给他办了低保手续。从此,白瑜佳便成了赵贵的牵挂。

2008 年盛夏的一天,赵贵碰见了崔亚君,问起白瑜佳近况,顺便说起她家无人打理的老宅。因为几年前,崔亚君的丈夫外出打工,不幸沉船身亡,为了生计,孤儿寡母 3 人搬进看护房,崔亚君挑起重担经营蔬菜大棚,而放弃了自家的老房屋。

听说老宅院还在闲置,赵贵忙说 :“亚君同志,这房子怕扔不怕住,你这样扔了好几年,连个大门也没有,太可惜了。”接着,赵贵又说 :“你怎么也得给大儿子瑜佳留个落脚点,要老有所居啊。”

崔亚君也想到过这个问题,但她一人经营蔬菜大棚就忙得不可开交,实在抽不出身顾及老宅。赵贵想到了崔亚君的难处,又开口说 :“只要你同意修缮,我可以帮你找瓦工,并一起搭把手帮着干。”知情的人都知道,别看赵贵是教师,又当过校长,但在业余时间,早就学会了木工、瓦工活计,也是个行家里手。

为了崔亚君,更为智残青年白瑜佳。伴随着一吨水泥、两车沙子买进,赵贵和雇来的瓦工师傅候申明忙了起来,对整个房屋进行修缮,搭了一铺火炕,修了锅台,外屋里屋地面上全铺上了瓷砖,里屋顶棚是用花格布吊的顶,煞是好看,老化的灯全换上了新的。院外,老式压水井也修好了,又盖了个简易门楼,安上了大门……七八天过去了,小院子整洁如新,万没想到白瑜佳竟吞吞吐吐地感谢道 :“赵……赵大爷……谢谢……您了。”经赵贵帮忙,小院以年租金 1500元租给了乡下进城陪读的用户。后来,赵贵又一次走进白瑜佳老宅,经了解年租金已增加到3500元。当然租金是小事,重要的是白瑜佳老了以后能老有所居了。

赵贵用实际行动帮助当地残疾青年的感人事迹被广为流传,成了残疾人名副其实的知己。

(李海瑞)



评论被关闭。